2008年6月19日 星期四

午夜兩點鐘的沉思三段

一、向日葵

最近開始在這個版上寫點東西,讓我回想到國小的時候的作文課。老師都會在課堂上,當場訂了一個題目,而我們就要在有限的時間內,做出一篇文章。至於題目是不是自己擅長,就全憑運氣了。那時老師心血來潮,要我們寫一首新詩,歌詠一種自己最愛的花朵。

我們小的時候對於世界的敏感程度,其實不像現在的好,往往見到表面的現象,再加上一點自己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和一些堆砌起來的形容詞,就可以形成一篇文章。至於文句是不是順暢以至於雅緻,段落是否分明,就不是那麼重要的了。把我小時候寫的打油詩,放在這裡,當作個紀念與回味。(就我印象所及,少許用字或許有謬誤吧,記憶真的是會塵封的吧!)

向日葵

夏天來到時,
百花爭相開,
獨愛向日葵,
只為似太陽。

(再來就是一些歌詠向日葵的文字,有點忘記了,只記得一些比較俗的部分,像下面這樣的)

葵花真美麗
花油又可吃

回想起來,覺得小時候的文字真的很可愛。
現在的我,會用各種手法來表達一些事情,但有些時候太過於刻意,不是渾然天成,也顧慮太多。還是小時候好,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在新詩裡面寫出「花油又可吃」這種話。



二、失眠

年紀越大,煩惱越多。失眠的次數,似乎慢慢的增加了起來。

小時候,不太會失眠。難得讓我失眠的原因,不是因為看了恐怖的電影在胡思亂想,就是因為隔天的遠足過度興奮。小時後的失眠,是真正的失眠,就算是失眠,也是帶著一些天真且幸福的氣氛的。並不是自尋煩惱式的失眠,也不是壓力過大的失眠,更不是精神耗弱的失眠。

現在的失眠,有更多更多奇怪的因素了。因為忙到身體不堪負荷,反而睡不著的失眠;因為想到許多困苦的事情,憂愁的睡不著覺;更可怕的是為情所困式的失眠,翻來覆去,腦子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妄想,半睡半醒,如夢似幻,天亮了以後才因為過度疲倦而昏死過去。

對於現在的我來說,如果能有一件事情讓我非常非常的期待,以致於興奮得睡不著,是很幸福的吧!


三、無奈

小的時候,從來不覺得正義是很困難的事情。
小時候的心目中,總是有一套正義的準則。當我拿著寶劍,當個勇士的時候,內心可以輕鬆的把世界一分為二。大明是好人,我要照顧他;小胖是壞人,我要打倒他。

長大了,慢慢的發現這個世界沒有這麼簡單了。什麼是好人,什麼是壞人,有沒有好的壞人和壞的好人,越來越搞不清楚。

有些事情,年紀越大會越明白;但卻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,年紀越大,反而越不明白。
現在的我們,知識增長了,歷練豐富了,但我們對於正義,卻越來越不了解了。

真是無奈呀,不是嗎?

2 則留言:

23喵 提到...

感覺我出的題目都很難寫....

YaLin 提到...

是很難寫,不過我可以挑戰看看,哈哈哈